捷信医药:对第一个问题我开始讲得可能不清楚,我们并不是社区的拥有者。关于医生这个网络,目前有150万的用户,活跃用户在70~80万,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怎么扩展的问题,中国的糖尿病肿瘤患者的人数并不少,相对我们的人口来说这个人数不少,无论是糖尿病还是肿瘤都有一个商机,这方面的药品价格比较高,糖尿病更涉及到一个终身用药的问题,人数虽然不多,但是带来的商业价值是很高的。第二点,怎么一个扩展的过程,因为我们最近研究过,包括国外的一些模式,国外有一个网站,从一样疾病先做起来,形成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之后再扩展出去。如果我是一个肿瘤患者我可能并不愿意跟一个糖尿病的患者交流,各是各的模式,我有自己独特的方式,所以我觉得这个整合的方式,像我们提到的更多的是一种营销方式的整合,并不是患者平台这两个东西一定要合在一起,现在我们打造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网站,各有各的人群和发展,但是它的发展方式,价值,和数据的共享这些将来是可以合在一起的。
  • Marco Polo与Foursquare不同的地方在于,你每次分享位置时都需要选择分享对象,而不是默认向所有人公开。在Foursquare上,有的时候你可能不想让某些人知道你的位置,但碍于情面又不能取消关注他们。那正是Marco Polo派上用场的时候。

  • 这个车架有很多孔,用了穿螺栓下面紧扣汽车零部件,进口设备不能冲出所有的孔,不是把所有孔都冲出来,需要人工补孔,还有很多工作干不了。所以导致性能不是很令人满意。后来通过研究发现,通过激光切割完全可以解决现存技术问题。我创业团队成员包括我,我发明了这个技术,另外一个成员编辑成了自动编成软件他是IT背景。我们另外两个同事也都不是激光切割背景,我们和华中科技大学来联合研发激光切割机,华中科技大学是高总的母校。华中科技大学在激光切割技术这块是国内领先的,有他们做我们研发团队、合作伙伴是完全可以把这个东西做出来的。

  • 市民冒雨参观海军扬州舰

  • 金塘北部新碶闸投用保排涝

  • 捐图书献爱心

123高手金沙赌船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 网站律师 网站制作 在线投稿

当年联想对IBM的PC业务志在必得的重要理由是,有信心把这一大块毛巾中的水分“拧”出来。当时的IBM PC业务毛利润率还高于联想,净利润率却为负。但4年过去了,我们还是只能看到规模的变化,看不见联想赢利能力回归至原有水平的迹象。

微软并未出现苹果式的好运。2000年,盖茨将指挥棒交给鲍尔默,后者声称他首先考虑的不是让微软"扮酷",而是利润。

不过数据存储之后的部分才是真正重要的。在Personal看来,用户应当分享数据——仅依据他们自己的使用条款,而非将个人信息封闭起来。用户透过Personal保存好数据后,就可以决定向哪些服务提供使用授权。因此他们可以将Personal当做密码管理器甚至是数字钱包来使用。